价格合理 安全可靠 | 雇主放心省心
当前位置:主页 >家政服务/新闻 >
家政服务/新闻
副市长被查前让老婆搬空别墅
关键词:兰园附近家政,桂园附近家政,文竹园附近家政

黄继宗,1962年12月生,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甘肃省正宁县委常委、副县长,正宁县委副书记、县长,正宁县委书记,甘肃省庆阳市政府市长助理、秘书长,庆阳市副市长,甘肃省平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2019年11月28日,黄继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2020年5月,经甘肃省纪委常委会会议暨省监委委务会审议并报甘肃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黄继宗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9月23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黄继宗受贿一案,并宣布将择期宣判。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组织本来要提拔我的,但听说被省纪委拦了下来。”黄继宗来回踱步、坐立不安。他深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转头对其心腹李某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去省纪委打探一下虚实。如果明天下午还没回来,你就马上告诉我老婆,让她搬空别墅中的东西,抹除一切生活痕迹。”

次日,黄继宗来到甘肃省纪委监委“投案”,在交代问题的时候,他遮遮掩掩、避重就轻。办案人员告诉他,“既然来了,就刮骨疗毒,把‘病’好好治治吧。”当天下午,黄继宗被宣布留置。

发现情势不对,在附近等待的李某立即通知黄继宗的妻子于改香,并与其一同转移财物,那天晚上对黄继宗家来说是个不眠夜。然而,再精心的“安排”,都注定是一场掩耳盗铃的闹剧。在组织的感化、纪法的威慑和扎实的证据面前,黄继宗最终交代了其违纪违法问题。

在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黄继宗对着省纪委监委的办案人员深深鞠了三个躬,哽咽道:“感谢组织的关怀与挽救,是你们给了我一次新生。不论将来判我多少年,我都认罪认罚。”随后,他转过身,走向等待着他的高墙和铁窗。

将一次提拔受挫归咎于没送钱,夫妻双双心态失衡

甘肃庆城县,梁峁起伏、沟壑纵横,黄继宗就出生在这里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农家子弟到党员领导干部,再到腐败分子,他经历了苦与乐、喜与悲、荣与辱。

黄继宗将他的人生总结为“三个18年”。

第一个18年,从1962年到1980年,这是他艰难求学的18年。据黄继宗回忆,小时候家里人口多,在生产队决算时年年超支,生活的窘迫使他将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勤奋学习上。1980年,他考上清水农校,3年后,他中专毕业,成功实现了改变其一生的“两个转变”——由农村户口向城市户口的转变、由农民向干部的跨越和转变。

1983年,黄继宗参加工作。从这一年起到2001年担任正宁县县长,他认为这是他奋力拼搏的18年。那时黄继宗还能记着自己是农民的儿子,记着父母“瓜田不弯腰、李下不伸手”的叮嘱,勤恳工作,严守纪律。这期间,黄继宗经人介绍认识了于改香,与她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从小在林场长大的于改香手巧能干、勤俭持家,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

那时候,黄继宗与什么人交往、怎样交往,于改香都积极参谋、把关,她曾多次当着送礼人的面,把礼品扔出去,甚至还拉着黄继宗把一些别人送来而又退不回去的钱交给纪委,俨然是家里的“纪检员”。

有一次,女儿幼儿园放学回家问于改香,“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开着车来接,而我没有?”于改香听后,摸着女儿的头说:“车是公家给爸爸干工作用的,不是给咱们用的。”

没有人是天生的腐败分子。大好的年华,黄继宗也曾为理想挥洒过汗水。若他能像一开始那样严以修身,正心明道,他的妻子能一如既往当好贤内助、廉内助,结局应该是圆满的,但遗憾的是,进入第三个18年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2001年8月黄继宗担任正宁县县长后,施展才华的平台大了,跟在后面当拉拉队捧场的队伍也长了,开始自我膨胀。起初他对于“有心之人”的“围猎”还有所防范,然而,一次提拔失败的打击,直接改变了他的价值观、权力观。

2006年,是黄继宗仕途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当时他自认为工作出色,希望能更进一步。“在考察的时候,我的排名是比较靠前的,但是组织考虑后没提拔我,我感到非常挫败。”黄继宗说。

当时,一些人跟于改香吃饭的时候开玩笑说:“你当着家呢,你拿出来500万他就当上了嘛。”于改香闻言痛哭一场,将黄继宗落选的原因归结为没有送钱送礼。面对审查调查人员,于改香坦言道:“从那时开始我的思想就转变了,没钱人这么可怜,没钱是这么可怜。”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脑子里就想一定要做生意,要挣钱。

面对妻子的错误认识,黄继宗不但不教育引导,反而采取了认可、赞同的态度,结果夫妻双双心态失衡,价值观严重扭曲,对金钱的渴望和占有成了他们最大的人生追求。

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力观、政绩观、事业观对个人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的党员干部坐惯了升迁的“快车”,对于一次两次的“停顿”便心生不满,认为是“钱没花到位”“关系不够硬”。跑偏的“官念”,成为他们陷入腐败泥潭的推手,黄继宗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开“夫妻店”合力敛财,信奉“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

两年后,黄继宗晋升为庆阳市副市长。然而,组织的信任并没有校正他的价值观、权力观、事业观,他仍然执迷不悟,把人生目标定义为“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常把“升官靠钱财,当官为钱财”挂在嘴上。

此后,黄继宗开始把权力当作明码标价的“商品”,把私营企业主当作其致富路上的“财神”。他利用担任庆阳分管城市建设规划副市长的职务便利,通过“主动遵循总规、优化详规,实际违规”的操作方法,干预插手工程项目承发包,为不法商人开绿灯、搞变通,谋取不当利益,自己则借机大肆寻租